黔岑往事

他坐在那里/看着自己/一点一点死去/回头对其它人说/“活该/你瞧/他玩完了”/“难道你自己/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吗”/他笑而不答/专注地看着自己/一截一截死去/死干净/才伸了个懒腰/邀请那些人/一起离开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     李勋阳

评论(6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