黔岑往事

每天晚上/我都将邻居家的空椅集中在一起/为他们念诗/倘若排列得当/椅子对诗/会非常敏感/我因而激动不已/一连几个小时/给他们讲述/我的灵魂在白天死得多么美丽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    索雷斯库

评论

热度(16)